在脸和嘴唇之间,中国墨水,矿物颜料,铅笔,丙烯, 400 x 33cm, 2011

这张手卷呈现的是法兰克福的色情街区,中央火车站的陶努斯大街和皇帝大街。作为德国第二大红灯区,毒品交易地,赌场的法兰克福,却和富裕优雅的慢悠悠的汉堡无法比拟,前者现实的残酷和赌博一目了然,性交易带来的巨大财富直接存在不远处的银行中心,同时体面潇洒的银行年轻德国帅哥们又在不远处消耗他们的体力,完成整个循环系统。这里是机场城市,一切都是乱,慌,争斗,不讲究和暂时。走在色情区,感情上既亢奋,也孤单,身体上却有一种被迫性的尊严证明需求。在暂时里,银行家,警察和毒贩子没有区别。构图上分为5段,我尝试将抽象整体色块和照片场景临摹拼合在同一张长卷上。有场景部分的图像允许出现透视,而抽象色块部分并无具体意义和暗示,从而减弱作品的叙事性,图像之间并无任何联系。从右到左,第一段是陶努斯大街的一个土耳其披萨店标,上面一个火红的 “心” 灯箱,这样的灯箱让人想起不远处,欧洲中央银行的那个巨大的欧元灯箱装置,旁边的德文是鲁迅的 “溃烂之处,灿若桃李”。
第二段是陶努斯大街和皇帝大街之间的 DB-Deutsche Bahn 大楼的建筑场地,大风刮过,遮盖建筑高档材料的塑料布翩翩起舞。DB 既是 Deutsche Bahn(德国火车)的缩写,也是 deutsche bank (德意志银行)的缩写。上面的广告词 DB. Zukunft Bewegen’(德国火车向未来开动)面向色情街区,一语双关。最后的一个日本图像花纹的段落是帕尔曼花园里的从南非来的小小温室花,游客要隔着玻璃看这些小花 - 什么都要隔着玻璃看,大众很少进得了高档的银行楼,也很少进高档的色情楼,看裸体女人也要隔着玻璃看。卷尾的题诗是李白的“菩萨蛮”里的 “冥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Top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