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王韬程的无题(普兰客酒吧和被遗弃的商业银行后花园 )

铅笔,墨,水彩在宣纸上
390 x 33 cm
2011

卷轴从右到左,由三段独立的图像组成,每两个图像之间留有空白处和单色块。第一个图像是法兰克福普兰客酒吧的一角,这个小酒吧坐落于法兰克福中央火车站区域内,面向陶努斯大街。这个区域拥有很多酒店和土耳其小餐馆。第二个图像是德意志商业银行的建筑,它的后花园,在银行移居到新的办公主楼以后,便被遗弃了。如今,没有人再住在这里。此建筑的风格属于现代主义的极简风格,并借用了古代埃及的建筑氛围。每扇窗户都有自动的遮阳百叶窗,每天自动地跟随太阳的方向调节和延展开来。当这些百叶窗收拢后,窗户间,相互的印象彼此透叠,反射出处于花园中央处的三个金字塔玻璃钢雕塑。我每天可以从我坐落在陶努斯大街的公寓的窗户中看见这样的场景,而位于我公寓外面的人是不可能看见的。第三个图像,既反射了花园图像的反射图像,可以看见窗户中反射的花园里荒草连绵的状况。卷首,有诗歌“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的英文,是王昌龄的长信宫秋词中的名句。西汉女作家,既汉成帝的嫔妃班婕妤(约公元前48年-2年后),用“团扇”比喻自己的宿命: 过了夏天,注定被 “弃捐箧笥中 ”。

 
Top ▲Top ▲